央行發币箭在弦上 支付清算機構憂慮漸顯

央行發币箭在弦上 支付清算機構憂慮漸顯_金融_電商報

8月13日消息,對于Facebook發行Libra,各國金融監管部門普遍視之為洪水猛獸,而當中國央行表示将發行法定數字貨币時,自然引發了業界熱議。

據《電商報》了解,在上周末舉行的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央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透露,央行數字貨币現在可以說是呼之欲出了,在運營架構方面,将采用雙層運營體系。

無獨有偶,本月初,央行召開了2019年下半年工作電視會議,部署下半年重點工作,其中一項便是加快推進我國法定數字貨币研發步伐。

應該說,央行研究數字貨币并非是心血來潮。《電商報》注意到,早在2016 年 9 月,央行便設立了直屬事業單位——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币研究所。該所根據國家戰略部署和中國人民銀行整體工作安排,承擔數字貨币和金融科技的研究開發、标準規劃等職能。

如今,央行在數字貨币的研究上也是有了頗多建樹。據國家知識産權局專利查詢系統顯示,截至2019年8月初,央行數字貨币研究所已申請了涉及數字貨币的共74項專利。

毋庸置疑,結合過去這段時間Facebook計劃發行libra所引發的風波來看,央行早早在數字貨币領域展開研究屬于未雨綢缪之舉。有觀點認為,在加密貨币不斷發展的今天,各國金融監管部門應該增強危機感,正式數字貨币對傳統金融體系的沖擊,盡管建立防火牆。

對于央行此番發行法定數字貨币的意圖,央行研究局局長王信就作出了詳細的闡述。王信表示,央行貨币的數字化有助于優化央行貨币支付功能,提高央行貨币地位和貨币政策有效性。央行數字貨币可以成為一種計息資産,滿足持有者對安全資産的儲備需求,也可成為銀行存款利率的下限,此外,它還可成為新的貨币政策工具。一是央行可通過調整央行數字貨币利率,影響銀行存貸款利率;二是有助于打破零利率下限。

從金融穩定大局上看,央行發行法定數字貨币無可指摘,但對于支付清算機構而言,這其中的滋味可能就不太好受了。

同樣在本周末的論壇上,中國銀聯董事長邵伏軍就表達了憂慮,他在談及數字貨币時坦言,數字貨币對支付清算機構的挑戰是他最關心的問題。

邵伏軍表示,“銀聯作為一家支付清算機構,我們真正關心數字貨币出現以後,數字貨币得到大量運用,支付清算機構還在不在?支付清算機構在裡面是什麼樣的角色?說實話這是對我們最大的挑戰,也是我們最關注的問題。”

在分析人士看來,央行數字貨币的研發和落地确實會對現有的支付清算機構造成一定沖擊,原因在于此前的支付與清算機構強相關的關系被新技術打破,這導緻清算機構在中間的作用可能就沒有那麼高了。

按照目前央行所透露的極為有限的信息來看,“雙層運營體系”的具體架構成為影響支付清算機構未來發展的關鍵因素。

據《電商報》了解,所謂雙層運營體系,是指央行先把數字貨币兌換給銀行或其他運營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衆。

對于支付清算機構而言,最為不利的情況是:在央行、商業銀行雙層投放體系下,區塊鍊覆蓋數字貨币的發行以及流通的全過程,整個交易的轉結由區塊鍊網絡協議直接完成。這将摒棄支付清算機構,同時轉結的支付機構也被邊緣化。

這正是銀聯董事長邵伏軍所最為擔憂的狀況,而他也站在銀聯的立場,闡述了“雙層運營體系”的理想狀态,即建立一個連接各家銀行數字貨币支付轉結的區塊鍊網絡,這時數字貨币賬戶發生跨行交易,支付清算機構可以對發行機構最終使用者結算金額進行記錄,而轉結清算機構能夠發揮作用,在裡面能夠找到角色。

不論我們見或不見,數字貨币的時代已經到來,各國央行有必要未雨綢缪,金融機構亦或支付清算機構也無法坐以待斃,變局将至,已經到了需要重新思考行業定位的時候。

本文鍊接:http://caifu92443.cn/104378.html 來源:電商報 作者:電商報 林斯

聲明: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為電商報原創或編譯,轉載時請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電商報”,電商報尊重行業規範,每篇文章都标有明确的作者和來源。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電商報立場。

頂部